1. 首页
  2. 新消费

前副总裁言论翻车、公众情绪爆发,西贝到底错在了哪里?

2021年的开局,餐饮企业接连翻车……

近日,前西贝副总裁楚学友的一条微博引起广泛关注。原微博称“毕竟95%的微博网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……”,而楚学友转发称“学习了”,疑似暗讽低薪人群的行为,引发了网友关于“月薪低于5000不配吃西贝”的讨论。目前该微博已删除。

1月10日晚间,楚学友在微博上进行了道歉,称是自己言论不当。

图源“楚学友”官方微博

对此,西贝公关总监于欣回应道,楚学友已于2020年9月从西贝离职,该条微博不代表西贝的立场。
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不断有网友开始晒出西贝家菜贵的帖子跟评论,有网友指出21元一个的古法呛面馒头,但实际购买后发现跟普通的馒头并无差别。

因“定价”问题翻车

不是一两次了

早在去年4月,西贝就曾因涨价问题引发消费者不满,有网友爆料点西贝外卖时,发现一份土豆条炖牛肉卖到了80多块。

对此,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发布道歉声明,称即日起,所有涨价的外卖、堂食菜品价格均恢复到2020年1月26日门店停业前的标准。

受疫情影响,由于原料价格变化、物流成本的波动引发的餐饮企业涨价问题原本也情有可原,但是去年6月,“强制收茶位费”一事又将西贝引入了舆论的漩涡中。

据了解,深圳一家门店因为强制收取顾客茶水费,引发顾客投诉,随后西贝官博在评论中道歉,并表示帮忙联系门店退还顾客茶水费。

再联想此次西贝前副总裁转发的这条容易引发歧义的微博,无疑为之前身处“定价”风波中的西贝添堵。

尽管楚学友在事后也解释了当时自己转发微博的意图,是想表明自己接受到了大家对于餐饮品牌的认知理念,想保存下来留到之后复盘用。

然而网友却并不买账,有意思的是,跟同因涨价而陷入“道歉门”的海底捞相比,未能安分的西贝却因此事件再次引发品牌危机。

图源“圈内爆爷”官方微博

速途网看到,在#西贝就涨价道歉#的微博相关话题页,阅读量高达4.5亿。结合之前贾国龙透露宣称正在寻找合适的时间和资本,为上市做准备。这几次因“涨价”、“前副总裁疑似暗讽”事件,引发的品牌危机,或对之后西贝IPO造成影响。

公众情绪爆发背后

定价策略问题由来已久

究其原因,这与西贝餐食的性价比不高存在一定关系。速途网从大众点评上看到,北京各西贝店人均消费在103~130元之间,食客们对菜品的质疑多集中在分量少、服务一般等方面,不过也有食客表示:有点贵,不过就是馋他家那一口。

另外,从西贝拓展新业务线频频受阻来看,性价比问题也一直存在。从2015年到现在,西贝曾推出众多子品牌,像西贝燕麦工坊、西贝燕麦面、麦香村、超级肉夹馍、西贝酸奶屋,到弓长张,但却没能有一个品牌成功跑出来。

在去年12月的首届中国餐饮品牌节上,西贝创始人贾国龙透露,西贝的“超级肉夹馍”将在今年内全部关停,西贝酸奶屋北京首店也计划在下个月关掉。原计划今年开店100家、主打现炒下饭菜的“弓长张”项目也已经放弃。

速途网从社交平台上看到,子品牌饱受非议关键的一点同样也是“贵”,如果产品具备核心竞争力倒还好说,但从西贝的经营模式来看,主打“小吃小喝”的简易餐食,却定出了跟私房菜、创意菜差不多的价格。

就“贾国龙功夫菜”来说,不仅所有菜品都是保险柜内的半成品,经由店员直接加热后上桌,而且人均85元的价格,实在难有理由让消费者为其买单。

有业内人士分析,“西贝快餐失利的主要原因是商业模式模糊不清。如果不想清楚‘卖给谁’、‘卖什么’、‘怎么卖’这三个问题,它的成本管理就控制不了。”然而,成本管理无法控制,则会影响定价。但就目前来看,西贝依旧还没有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,与模糊的餐厅定位与定价策略不无关系。

据西贝莜面村官网显示,截至2020年7月16日,其在全国25个省58个城市共开设了376家门店。早在2018年,西贝莜面村就拿下了国内西北菜餐厅排名第一,除了快速扩张的门店规模以外,西贝的营销也为品牌知名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据了解,西贝以30万代言费的签下因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走红的黄老汉,而黄馍馍也从之前的3元定价进行了翻倍,后续西贝还陆续买下了《舌尖2》、《舌尖3》的空心挂面、水盆羊肉,更有“西贝走进联合国,潘基文吃了都说好”的营销文案。

正是这些所谓入手美食秘方、赢得联合国 秘书长夸赞的背书,给了西贝高定价的底气。然而,仅靠营销却失了口碑的西贝,是否得不偿失呢?

此次的品牌危机,希望给西贝上的并不仅仅是一堂危机公关的课,更多还是能够引发西贝方关于产品定价、经营策略等方面的思考。

据最新消息,西贝方马上要进行“内部会议”,会议涉及内容与运营、产品等相关,有可能会涉及战略的决策,后续西贝将会如何优化运营策略,速途网将持续关注。

亚洲黄色网站